霍建岗:日本再炒钓鱼岛问题是作茧自缚

霍建岗:日本再炒钓鱼岛问题是作茧自缚
自安倍执政末期开始到现在的菅义伟政府,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炒作频度与力度明显增强。日本右翼媒体的版面上经常出现“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周边连续存在XX天”的报道;中方在钓鱼岛领海内的正常巡航也被日媒污蔑为“追击日本渔船”。同时,日本政府一再要求美方确认钓鱼岛属于《美日安保条约》覆盖范围,并对中方的正常巡航无端指责。中国《海警法》生效前后,日方炒作达到一个高潮。该法本身与钓鱼岛问题并无直接关联,却被日本对号入座,日本政界、舆论界、学界的右翼势力甚至掀起声势浩大的“批判”统一行动。在国际层面,日本政府谈及中国几乎言必称钓鱼岛,近期则言必称中国《海警法》。在3月16日美日“2+2会谈”中,双方也提及钓鱼岛与《海警法》,并在之后高调宣称要在年内在钓鱼岛举行大型联合军演。其一,日媒热炒有其国内政治背景。安倍在其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能有效掌控局势,钓鱼岛问题是否“上台面”是根据其政治需要而定,无论媒体还是政府内、执政党内,若无安倍允许,很难在此问题上“乱发声”。但2020年初安倍支持率骤跌、掌控力大大削弱,原本受控的各种涉钓反华势力纷纷浮出水面,右翼借此攻击、诋毁中国;日本防卫省、海上保安厅等屡屡对外放话渲染“钓鱼岛危机”,寻求提升发言权与预算。菅义伟上台后,政治掌控力与安倍末期相似,各种声音不仅没有停歇,反有愈演愈烈之势。其二,美国因素的变化也很重要。对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,东京一直心存疑虑,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一直让日本不放心。因此,当时的安倍政府两方下注,一方面寻求特朗普政府明确支持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,另一方面寻求与中国改善关系,也有意不过度炒作钓鱼岛问题。但拜登上台后,菅义伟政府认为美国新政府将延续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,同时也会继承民主党的奥巴马政府重视盟友、联合对华的路线。此时炒作钓鱼岛问题,有助于提升钓鱼岛问题在日美关系中的地位,让拜登政府更加明确美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。日本以钓鱼岛问题为抓手,试图构建联合制华的网络。日本深知仅靠一己之力无法对抗逐渐强大起来的中国。因此在国际社会,日本近年来在意识形态上强调所谓的“自由、民主、人权”,国际治理上强调“法律支配”,安全问题上则强调中国在钓鱼岛、南海等问题上“寻求单方面改变现状”。上述做法实际上就是抓牌、找抓手,目的是在国际社会寻找所谓“价值观一致”或“战略利益一致”的友军联合对华。这种意图,早就在安倍执政初期的所谓“俯瞰地球仪外交”中得到体现,到现在也依然是日本政府的套路。日本政府对钓鱼岛问题在国内发酵不加控制甚至有意操作,其实潜藏着不小的危险。一是日本官方决策层不能有效管控涉钓舆论,将使日本政府的政策选择范围缩小。根据2020年日本言论NPO民调,高达89.7%的日本民众对华“不持好感”,而其中最主要的肇因之一就是钓鱼岛问题。炒作钓鱼岛问题,鼓动民族主义,虽然可以让日本政府获得暂时的支持,但民意也会迫使政府立场更加僵化,想转圜时却因民意的绑架而难以如愿。二是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极力拉美国“助阵”,表面上是让日本在此问题上的底气有所加强,实际却是让日本被更紧地绑上美国的战车,以后不得不更听美国的话。日本一些人已经在担心,未来拜登政府或许会让日本做更多日本不愿做的事。同时,即使在钓鱼岛问题上对日本再怎么承诺,美国也不会因为日本的态度而决定其对华路线。美国追求的是自身利益最大化,而当中美关系缓和时,在钓鱼岛问题上态度过分强硬的日本就有可能陷入被动。这并非没有先例。三是日本希望以钓鱼岛问题为抓手和工具构建遏华网络,很可能陷入鸡飞蛋打的尴尬境地。日本这么做是想将其他国家作为其遏华的棋子,但它这样实属不自量力。它极力拉拢的印度、澳大利亚等国对华各有心思,不可能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火中取栗,东南亚国家更不会因钓鱼岛问题而与中国为敌。而日本这么做,却是付出了与中国关系难以顺利发展的代价。四是不与中国合作有效管控钓鱼岛局势,反让其热度不断升高,甚至对日本国内右翼、地方政府与利益集团的一些冒险性行为有意放水,容易导致基层行为的失控,出现不可预见的冲突风险,而这将是对日本国家利益的严重伤害。钓鱼岛问题之所以屡屡成为阻碍中日关系的绊脚石,从根本上说,是因为日本迟迟找不到与中国“正常相处”之道。而之所以如此,从心理上说又是日本“以己度人”的惯性思维所致。日本这个曾经的殖民者深信“国强必霸”,武断地认为中国崛起必然会走它走过的道路。同时也因为这种思维,日本不信“双赢”而信零和。中国自古以来奉行“王道”而反对“霸道”,同为东亚国家的日本本应对此有着更清楚的认识,但它却自以为是地用自身奉行的“霸道”思维来设想中国,还与坚持霸权主义、自诩国际警察的美国沆瀣一气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重大战略误判,不仅会使日本失去与中国妥善处理钓鱼岛等敏感问题的良机,还会让它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。(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副研究员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s

复旦大学法律硕士涉外律师方向(双硕士国际班)于2021年秋季开始招生_全英文复旦大学法律硕士涉外律师方向(双硕士国际班)于2021年秋季开始招生_全英文

复旦大学法律硕士涉外律师方向(双硕士国际班)于2021年秋季开始招生_全英文复旦大学法律硕士涉外律师方向(双硕士国际班)于2021年秋季开始招生复旦大学法学院初创于1929年,在九十余年的辉煌历程中,法学家群贤毕至,包括王宠惠、张志让、梅汝璈、杨兆龙等在内的众多著名法学家先后执教于此,逐步形成了复旦法

神话终结?穆帅近21年欧联首出局 第3次欧战输3球神话终结?穆帅近21年欧联首出局 第3次欧战输3球

神话终结?穆帅近21年欧联首出局第3次欧战输3球欧联杯爆出大冷,热刺客场加时被萨格勒布迪纳摩淘汰,穆里尼奥也终结了在欧联杯中的骄人战绩。穆里尼奥上次欧联杯出局,已经要追溯到他首次担任主教练时期。2000-01赛季联盟杯首轮,本菲卡总比分3比4不敌瑞典球队哈姆斯塔德。但在此之后,穆里尼奥连续16轮欧联杯/联盟杯淘汰赛晋级(含两届决赛),包括2002-03赛季波